?
BI总编专访贝索斯:无法预测何时用无人机送快递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7-01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]贝索斯称,技术的进步无法预测,无人机技术不仅是物理机身与电子发动机等元件的组合,还涉及到自动驾驶、导航、控制、机械视觉系统等方面。

  美国著名网络媒体BI联合创始人、首席执行官兼总编亨利布洛格特(上图左)日前对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(上图右)进行专访,询问了后者许多棘手的问题,比如没有利润、书籍争论、智能手机失败等。在采访中,贝索斯展示了亚马逊成功的秘诀,以及其押下的巨大赌注。

  贝索斯与布洛格特的渊源很深,从亚马逊建立之初,身在华尔街的布洛格特就与其结下不解之缘。现在,贝索斯成为BI的投资人,而布洛格特依然是亚马逊的股东。贝索斯很少接受深度采访,而布洛格特的采访中涉及到许多私人问题。采访摘要如下:

  贝索斯:这个设想从很早就开始了。我们曾在亚马逊尝试过许多东西,你可能还记得运行不太好的Auctions、zShops。我们还推出过Marketplace,如今已经成为第三方卖方业务,占亚马逊销量的40%。

  如果你看看我们的设备组合,会发现我们的硬件团队非常棒。Kindle已经更新至第七代,新的高端产品Kindle Voyage完全成了同类产品杀手。而在建造Fire TV、Fire TV Stick等时,我们遇到过许多麻烦。我们刚刚推出了亚马逊Echo。亚马逊在设备业务方面有许多计划。至于智能手机,我只能说让你保持关注。

  贝索斯:我认为需要更多时间分析问题。再次强调下,我的工作之一就是鼓励人们进行大胆尝试,尽管这很难。就其本质而言,试验本就充满了失败。但是只需要几次巨大成功,就可以弥补数十次失败带来的损失。亚马逊的Amazon Web Services、Kindle、Amazon Prime以及第三方卖方业务等,都是大胆下注获得丰厚回报的具体事例,当然这些成功都经历过许多实验。

  在亚马逊,我曾经历过数十亿美元的失败。记得吗?它们就像没有使用麻醉剂将牙管插入嘴中一样。这些事情并不好玩,但它们不太重要。真正重要的是,如果公司不继续进行试验,不习惯于失败,他们最终只能在濒临失败的绝望时刻发出最后一击。可是公司需要一直押注,甚至需要押下重注,但不能以公司为代价。我也不相信这种赌注,只有当你绝望时才会如此做,那也是你能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  布洛格特:你曾提过许多首席执行官曾竭尽全力推动股价上涨,出售更多股票。你也曾告诉过我一些非凡的事情,比如每年只花6个小时处理与投资者的关系。

  贝索斯:的确,我们做过许多不同寻常的事情。我们没能满足最大投资者的要求,我们遇到许多低组合成交量的投资者。许多投资基金有非常高的投资组合成交量。但他们不是真的投资者,他们只是商人。你在何处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将是一生中做出的最重要决定。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有限,你的时间如何使用对你如何思考世界影响很大。如果你花费时间向公司解释,你应该针对长期投资者,而非商人,这就是我们的观点。

  布洛格特:现在亚马逊依赖什么?你曾乘坐直升机遇险,去年你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也曾有过恐怖经历。

  贝索斯:我的观点是,我可以在亚马逊做些事情,这些事情其他人做起来可能感觉很难,因为我与公司的历史息息相关。在公司成长过程中,我的工作也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  我现在的职责是帮助公司维持文化。亚马逊信奉高标准的卓越经营和投资战略,支持接受失败和大胆试验的意愿等。但我不会永远停留在这里,许多令亚马逊变得如此不同寻常的特点正深植入到文化中。实际上,即使是我也很难改变它们。文化能够自我强化,这是好事。有时候,有人会觉得亚马逊很无聊,因为我们缺乏竞争热情。有些公司在年度规划中就已经列出“谁是我们三个最大的敌人?”以及将如何遏制它们或击败它们。但亚马逊没有这样的名单,这也不是我们的年度规划。

  另一方面,如果你是那种早晨起床洗澡时就开始思考的人,比如“我们能为客户发明什么样的产品?”、“我们能如何保持与众不同?”、“如何改善用户体验?”等,你会将工作当成游乐。我带家人前往法国度假,在那里度过快乐时光。我们在那里待了一周,在返回西雅图后,我会跑着进入办公室。我有许多乐趣。

  布洛格特:让我们谈谈出版商Hachette。你刚刚与它们就他们出版书籍的价格产生激烈争议。你对它们对亚马逊的仇恨程度如此之高感到惊讶吗?

  贝索斯:在我看来,在这起事件中,实际上存在于我们的整个历史中,我认为我们处理与新闻媒体的关系非常好,当然还有顾客关系。我们没什么可抱怨的。实际上,零售商与供应商谈判并非新现象,但很少会升级为公开混战。事实上,代表客户进行艰苦谈判是任何零售商的本职工作,这也是我们在做的。

  贝索斯:最重要的是,书籍不会与书籍产生竞争。书籍只会与那些阅读博客、新闻以及打游戏、看电视电影的人产生竞争。书籍只会竞争人的休闲时间,毕竟读书需要很多时间。如果你只认为书籍与书籍才会竞争,你真的会做出糟糕的决定。如果想要健康的长期阅读文化,我们真正要做的是更方便地获得书籍。

  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让书籍不再昂贵。我认为,现在的书籍价格太高。对于书籍来说,30美元就过于昂贵。但只与其他30美元的书籍竞争还不够。如果你意识到你真的在与《糖果粉碎传奇》等竞争,你应该说:“天啊,或许我们真的应该减少长期阅读带来的摩擦。”这就是Kindle从一开始就在做的。

  在互联网时代,几乎所有的阅读工具都要减少短期阅读阻力。互联网可以完美地向你的智能手机上传送3段式文章,Kindle正试图减少阅读整本书的阻力,现在已经起效。Kindle可以在60秒内,将任何书转换成任何语言。我们为此已经努力了10年,我们已经取得巨大进步。我们正让书籍变得更易获得、更加廉价。这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,Kindle团队很敬业,他们的工作非常棒,你正读到更多书籍。

  布洛格特:你的描述听起来很美好。但是对于那些写书却又不愿辞职的作者来说则不同,除非他们能够从大出版商处获得巨大好处,但是亚马逊现在却正悄悄拆掉出版商的后台。

  贝索斯:事实并非如此。出版商的盈利能力无与伦比,出版业的前景也比以往更好,这些都是电子书带来的好处。Kindle团队为此应获得更多赞誉,因为它们在这一领域贡献良多。电子书中几乎没有盗版,对于出版商和作者本人来说,这都是个好消息。对于那些既得利益者,接受改变很难,他们总是活在过去的荣光中。我们的记忆中都有许多美好的事物,但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中,我们都希望生活变得更美好。尽管阅读更多廉价书籍会让作者少赚钱,但是随着缩量增加,作者的收入也会随之增加。

  贝索斯:并没有太大变化,我依然跳着舞滑进办公室。我热爱生活,我有4个孩子。我的妻子宣称依然喜欢我,对此我毫不怀疑。我每天晚上做菜,我可以看出她真的喜欢我。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  布洛格特:最近亚马逊正出售一本关于你的书,是布拉德斯通所著《一网打尽》(The Everything Store),你读过吗?

  贝索斯:我已经看过。对此我不打算评述太多,但我要说,书的前半部分确实很好地描述了亚马逊成立之初的文化,非常棒。此外,这本书中给了我太多赞誉。在亚马逊历史上,曾有许多人发挥过关键作用,但书中几乎没有提及,有的也只是一带而过。或许将来我自己也会出书,保证会将这些人的贡献公之于众。

  贝索斯:不是。我有3个儿子和1个女儿,最大的已经14岁。他是班级中最后一个获得智能手机的人,他经常如此提醒我。当他们班级倒数第二人也获得智能手机后,他向所有同学发送电子邮件称:“现在只有一个人没有智能手机了。”

  我的所有孩子都显得与众不同,这太令人惊异了。我们参加了许多旅行,尽管我本人因为工作关系旅行时间很少。我很少旅行与我今天站在舞台上的原因差不多,因为我更喜欢待在家中。我喜欢工作在办公室,我感觉旅行太多会让我脱离办公室。

  我以这种方式组织自己的生活,因为它属于个人喜好。我告诉亚马逊大多数高管:“因为你们是高管,你们控制更多的资源,为此你们应该有更小的压力。”如果有高管压力太大,我会告诉他们:“看,你不应该有压力。找出压力的源头,将擅长缓解压力的人招入团队,让专业人士去处理。”

  我非常非常幸运,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。这不仅指我身在亚马逊,还因我的祖父、母亲为我树立了良好的榜样。记得母亲17岁时就怀上了我,而祖父努力让母亲继续读高中。在20世纪60年代的新墨西哥州阿尔布开克,怀孕母亲上高中是非常艰难的。我的父亲要努力工作,他为埃克森效力了33年。在生活中,很多时候,我们都需要进行押注。最大的赌注是谁是你的榜样,为此我也也希望为孩子们树立好的榜样。

  布洛格特:无人机。你曾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提及它,并认为无人机将被用于投递包裹。这一设想立即在全美乃至全世界引发喧嚣,许多人不禁要问这种设想何时能实现?

  贝索斯: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。技术毕竟不是可以衡量的长杆。我刚刚会见过开发第10代和第11代无人机的团队,它们真的非常了不起。这些无人机不仅是物理机身与电子发动机等元件的组合,最有趣的部分是自动驾驶、导航、控制、机械视觉系统等方面的研发。至于无人机何时能投入实际应用,这的确非常难以预测。但我敢打赌,亚马逊的工程开发团队水平绝对是最高的。

  布洛格特:在这种情况下,除了美国人,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也期望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吗?

  贝索斯:我认为这是令人遗憾的,但美国已经在这个领域落后。很可能是其他国家首先实现无人机递送服务。我非常希望自己的预测是错误的。

  布格洛特:除了上述我们谈及的计划,你还在建造火箭。你想进入太空,这与亿万富豪埃隆马斯克(Elon Musk)和理查德布兰森(Richard Branson)的意愿相符。首先,太空中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你?其次,你与他们正在做的有何不同?第三,当你看到布兰森遭遇失败迫使许多人退却后,你认为太空目标的实现有哪些困难?你对未来太空探索如何看?

  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贝索斯称这一幕他永远不会忘记

  贝索斯:首先,也是最根本的是,你无法选择自己的激情,而是激情选择了你。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当我5岁时,尼尔阿姆斯特朗(Neil Armstrong)登上了月球。我对太空和探索太空充满了激情,我认为这很重要。我能想出许多理性原因,我也非常相信它们。我认为,这可能使一种生存技能,我们感到好奇,为此想要去探索。我们的祖先因为缺乏好奇心,不喜欢探索,为此他们的寿命也远低于那些翻越山脉、寻找丰富粮食资源、更宜居气候的同类。

  我们正在成为真正的先驱者。新世界就在远方,你无法预测将于何时以什么样的方式到达,但是新世界可能有挽救旧世界的方法。为此,我们需要先锋,我们需要有人进入太空。我希望看到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居住和工作在太空中。我认为这很重要,我喜欢改变,我热爱技术。我也喜欢工程师,他们聪明睿智,我们在这个领域有350名工程师。我们正建造垂直起降飞机,它可以像常规火箭那样起飞,像太空英雄巴克罗杰斯(Buck Rogers)的火箭那样以尾部着陆。

  我们最初的任务是实现太空旅行。我们还在设计轨道飞机,我们刚刚赢得了为Atlas 5运载火箭提供新引擎的合同,Atlas 5是史上最成功的运载火箭。它是波音与洛克希德公司联合研制的,使用俄罗斯引擎,因为这种引擎的所有零部件和材料都在乌克兰,因此引擎供应有许多不确定性。为此,美国想要放弃俄制引擎,并选择新引擎。这是令人兴奋的努力。伟大的团队正在完成奇迹般的工程。

  贝索斯:我喜欢我们的设计。火箭可自动飞行。在整个测试过程中,它全靠自己调解飞行和着陆,因此我们不需要测试飞行员。航天飞机是第一种没有逃生系统的载人飞船,那是个错误。我们的飞船有全封闭逃生系统。我为这些计划感到激动,但它们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业。我们的座右铭是:不断前进, 永不言退。(风帆)

  【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(简称“作品”)的中文翻译权及中文版版权均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。未经腾讯公司授权许可,任何组织、机构或个人不得对作品进行中文翻译或对作品中文版本实施转载、摘编或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行为,违者腾讯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。】

  贝索斯:无人机最大障碍来自监管 无关技术2014.12.03

  为对抗阿里巴巴 贝索斯正加速全球物流布局2014.11.26香港挂牌全篇2016


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fzyuh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